当前位置: > 广告技术 > 正文

中国青年技工高光背后:技能人才只占就业人口22%

来源: 时间:2019-09-21 09:09

  【特稿98】高光背后

颁奖仪式在有巨大钻石造型的舞台上进行。刘新昌 摄

  2015年,金牌零突破。2019年,蝉联金牌榜、奖牌榜榜首。

  8年,5次出征世界技能大赛,我国青年技工稳步踏入全球技能竞技第一阵营。

  当塔尖的光芒一次次显露,如何让塔身从阴影处走出,成为中国职业技能领域的最大课题。

①家具制造项目选手吴晋卿帅气、阳光,在赛场上吸引了许多摄像机的关注。

  走下有巨大钻石造型的领奖台,把高光化为薪火,把竞赛规则化为生产标准,让匠心时时、代代相传,永不熄灭。

  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大声叫出,徐澳门冲进了雨里。

  在全场有节奏的呐喊声中,他身披国旗跳上最高领奖台,随后又奔跑着进入舞台一侧的“冠军圈”。

  事后他说,分不清脸上流淌的是雨水还是泪水,“雨越下越大,我的心也越跳越快。”

  这是俄罗斯喀山,当地时间8月27日晚,第45届世界技能大赛颁奖仪式。

  20岁的徐澳门,获得车身修理项目冠军。当晚,包括他在内的59名中国年轻选手,在有巨大钻石造型的舞台上,迎来了人生的高光时刻。

  16枚金牌、14枚银牌、5枚铜牌和17个优胜奖,中国代表队第二次登上世赛金牌榜、奖牌榜和团体总分榜首。

  在喀山机场,队员们脖子上的奖牌使得安检仪一直“嘟嘟”作响。闻讯而来的工作人员一面帮忙过检,一面要求与“明星”合影。

  金牌回国,选手回家。世赛打下的高光,被期待变为灯塔,照亮一段路,引导一些人。

②美发项目的3位获奖者庆祝胜利,来自中国的石丹获得了金牌。

  卫冕与终结卫冕

  8月26日,最后一个比赛日,各个项目的较量陆续收尾。

  长哨音响起,徐澳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。经过车身测量与校正、结构件更换、非结构件更换、钢板修复、铝板修复、保险杠修复等模块的操作,他面前的那台车已与第一个比赛日时判若两样。

  等不及结果公布了。收拾完毕,徐澳门从工具包里拿出一面国旗,披在身上。

  隔着一扇玻璃,上海市杨浦职业技术学院院长卞建鸿一边举起手机拍照,一边与徐澳门相视而笑。两年前,在阿联酋阿布扎比举行的第44届世界技能大赛上,徐澳门的师兄杨山巍同样获得了这个项目的冠军。

  在数控铣项目赛场,田镇基重复着深呼吸。有一个零件尺寸出错且无法修正,他努力想把注意力从这个小瑕疵上转移开。

  距他半米远的走道上,交谈声、讲解声依然此起彼伏。由于中国队此前连夺两次该项目冠军,比赛期间,时常有各国专家、教练和观众到田镇基身旁观摩。

  置身这样的环境里,田镇基要根据临时拿到的图纸,通过编程,用数控机器把毛坯打造成尺寸误差在±0.01—0.02毫米间的成品。

  0.01毫米,相当于普通人一根头发丝的1/10。只要一个步骤出错,误差就会成倍增长。

  729分。“闹中静坐”4天,田镇基实现了我国数控铣项目世赛三连冠。

  制造团队挑战赛正在进行最后的2.5公里长途测试。路程还剩最后一圈,所有人都屏住了气。团队挑战赛被称为“本届世赛最难项目”,日本队是卫冕冠军,也是三连冠得主。

  此前3天,按题目要求,彭晨曦、陈鑫鹏和曾祥博3名选手在项目管理、计算机辅助设计、编程、机械加工、焊接、电子和装配等方面各司其职,默契配合,设计并制造出一辆自动老年代步车。

  赛道上,贴有中国国旗的代步车把一直保持的优势转为胜势,第一个冲过了终点。3个小伙子欢呼起来:金牌,有了!

  “卫冕终结者”还有郑玉辉。只是他没想到,自己的真正“对手”,是一瓶伏特加酒。

③移动机器人项目冠军胡耿军(右)、郑棋元站上最高领奖台。这是中国代表队首次获得该项目金牌。 孙兴伟 摄

  综合机械与自动化项目是世赛传统项目,要求选手同时掌握数控铣数控车和机电一体化等多种技能,竞争十分激烈。今年的试题,是设计制作一台自动倒酒装置。

  加工22个零件,机械组装,自动化控制板安装,程序控制……从无到有,一只机械手逐渐在郑玉辉的操作台上成形,并根据指令稳稳拿起酒瓶,将伏特加准确倒入杯中。

  最终,只有3名选手完成了整套装置的组装和控制,完成速度最快、控制最好的郑玉辉排名第一。在收获我国该项目首金的同时,也打破了巴西队连续3届世赛对该项目冠军的垄断。

  ……

  63人,56项,首次实现比赛项目全覆盖;59人获奖,数控铣、焊接两个项目实现金牌“三连冠”,车身修理、砌筑、花艺、时装技术4个项目蝉联冠军,建筑石雕、混凝土建筑、水处理技术3个项目首次参赛即夺金牌……

  第5次出征世界技能大赛,中国代表队交出了最好答卷。

  磨石头与敲铁皮

  比赛结束那天,来自全球的观众第一次看到了郑权的真容,他是个笑容灿烂的南方小伙儿。

  在这之前,郑权只是一个灰白色的背影。建筑石雕项目比赛现场,灰白是唯一的颜色。选手的防护服是灰白的,防护面罩是灰白的,石头是灰白的,漫天的石屑也是灰白的。

  这样的环境,集训期间,郑权每天至少要待8小时。

  建筑石雕一直是西方选手的强项,郑权是首位参赛的中国选手。要在不到两年的备战期里把雕刻功力练到炉火纯青,没有捷径,只有机械重复和不懈坚持。

  早上6点起床,晚上11点睡觉,中间除了吃饭和短暂的休息,郑权都在9平方米大小的操作间磨石头。戴手套没什么用,开始是手上生出水泡,很快掌心长出新茧,再过一阵,形成厚厚的老茧。

  200多斤重的石头是他的对手,也是他的朋友。

  3块石头和郑权一同从灰白中走出来。一块浮雕,两块欧式建筑构件。场边一位匈牙利专家感叹道:“他雕刻的精确度,比机器制造还要高。”

  实现数控铣项目三连冠的压力,一度让田镇基睡不好吃不下,训练时也常出差错。为了抗压,他决定加强训练强度。

  一天练够12小时,常常练过夜里12点。到后来,教练林金盛有了经验,但凡田镇基电话不接、微信不回,就一定是在机床旁。“他的勤奋,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。”